斯巴达长枪下的雅典帝国:两次战争从崛起到消亡

希波战争与伯罗奔尼撒战争对希腊世界的影响是巨大的,希波战争使雅典成为了希腊城邦中的霸主,而伯罗奔尼撒战争却使雅典由颠峰走向了没落。这里笔者认为两次战争对于希腊的辉煌与没落有必然的联系,也正因为希波战争雅典的胜利才最终导致了雅典的没落。

欧洲的文化源头可以追溯到希腊、罗马时代。公元五世纪时,在环绕地中海生活的人类世界里,希腊创造了人类历史最辉煌的时代。五世纪时希腊城邦,尤其是雅典在政治制度、文化繁荣、经济昌盛上都是当时希腊的学校,甚至可以说是今天欧洲的学校。雅典的民主政治使全体公民参与政治达到了奴隶民主制度的最高峰,文化上创造了太多历史的至今流传的经典,当时雅典已是希腊城邦海上的霸主,并通过提洛同盟,营造了一个俨然像雅典帝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联合体。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雅典战胜波斯的基础上,而希波战争的辉煌也使雅典走向了另一场战争。伯罗奔尼撒战争最终使雅典由巅峰走向了没落。

希波战争前雅典只是希腊城邦中的普通一员,实行民主政治。在雅典两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公民也只有几万人。而面对波斯人的入侵希腊世界达成了空前的团结,共同抵御波斯人的侵略。即使后来敌对的两方也同仇敌忾,对共同的敌人波斯做战,在这场战争中希腊城邦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是反侵略的战争。所以能利用当时希腊城邦所有的人力物力,在这场战争中雅典的付出代价是最大的,它不惜城邦被占领和蹂躏,领导希腊城邦以弱胜强,最终打败波斯人的入侵。也正是由于这场战争增强了雅典的实力和在希腊城邦中的影响大大加强,奠定了日后雅典帝国的基础。

希波战争时希腊各城邦中,雅典所做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在希波战争中的三次关键性战役,有两次都是靠雅典人才取得了决定性胜利。马拉松战役斯巴达没有出兵,雅典人独立抵抗波斯的入侵,并最终取得了胜利。也有了今天奥运会上的马拉松比赛。撒米利海战是雅典的海军在海上取得的胜利。当时希腊各城邦由于财力的原因没有实力组建海军,只有出资让有海军的雅典扩建海军。这就使得雅典在希腊城邦中,在海上有了绝对的控制权。海军使得雅典能用最短的时间运送物资、兵员,在同盟出现战事时能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希波战争的胜利使得提洛同盟的成员能够更稳固的团结在雅典的周围。雅典俨然成了当时的帝国,推广自己的政治制度,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正是这种有力控制才使得雅典能够借助同盟的财力、物力发展自己城邦,成就了雅典辉煌。

雅典在提洛岛上发现了金矿,使它有资金组建自己的海军。在希波战争中提洛同盟把金库设在提洛岛上,有利于雅典战后利用城邦的资金发展自己的实力。希波战争的规模相当于今天的世界大战,希腊可以说动用了各个城邦的全部力量,而波斯一方出兵也达几十万之多。战争使得一些地区遭到破坏的同时也促进了商业的发展,两方都千方百计的调动自己方面的财力、物力,这必然使得经济得到快速的发展。战后为了恢复被破坏的地区,又需要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例如雅典的重建,更为重要的是战争为雅典带来了大量的奴隶,这更有利于经济的发展。在战争中一些人手中掌握了大量的资金,这些也非常有利于雅典经济的发展。可以说战后雅典的经济达到了高峰。

希波战争后雅典的政治、经济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这必然要促进文化的发展。雅典在短短的时间内为人类创造了辉煌的成就。雅典所创造的成就不仅有精神上的,更有外观上的,我们都知道的帕特农等神殿,还有其他优美的雕像和建筑,姆奈西克里是卫城的建筑师,而伊克蒂诺、雕塑家菲狄亚斯等都是名垂千古的人物。他们开创了建筑艺术的源头,在他们以后确也出现过许多宏大着名的建筑,但这些宏伟的建筑大多都流于对雅典建筑的效仿,首创则是在当时辉煌的雅典。

不过,雅典所呈现的文化上辉煌中相对于外观来说,那些不可见的精神上的成就更为重要,这些精神文化深刻的影响了后来的罗马以至现今的欧洲。和雅典的物质成就相比,这种成就更受到后人的重视。这种精神的成就表现在实质上时,就是雅典物质的伟大成就。在短短的一百年的时间里,让我们看看雅典都出现了哪些伟大的引领后世的人物。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在哲学方面的成就在今天我们是耳熟能详的;军事家、政治家中有伯里克利、阿利斯提德、福尔米翁、地米斯托克利;戏剧方面的三大悲剧作家埃斯库罗斯、欧里庇得斯、索福克勒斯更有喜剧作家阿里斯托芬;历史学家有修昔底德、色诺芬等。同时雅典还吸引了一些外邦人,他们虽然不是雅典人,但是在雅典取得他们的主要成就的,是雅典给了他们某种展现自己才华的条件,给了他们以精神和文化氛围,他们也正是在雅典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在这些意义上,我们可以说也是雅典造就了他们。

这些外邦人恰恰是在雅典展现他们的才华和取得他们的成就,也许比雅典本地人取得成就还更能说明雅典的兴盛:雅典能够以其作为文化中心的地位和优越的条件,吸引全希腊乃至希腊以外许多最优秀的人才到它这里来。取得显着成就的外邦人有许多,如:哲学家、思想家阿那克萨哥拉、特拉叙马库斯、高尔吉亚、希庇阿斯、普罗塔哥拉、芝诺、诗人伊翁;医学家希波克拉底、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等。

如果我们再放长眼光到公元前五世纪前后的两个世纪,则雅典人中还有着名的政治家梭伦、克利斯梯尼、演说家德漠斯梯尼、伊索克拉底、哲学家伊壁鸿鲁等。而当时雅典的总人口,在最昌盛时期所有雅典的地域内人口也才只有30多万人,这还没有我们国家今天的一个中等的县人多,正如着名学者罗素所说:无论在此以前或是自此而后,从来没有任何有同样比例的居民的地区曾经表现出来过任何事物足以和雅典这种高度完美的作品媲美。

从以上的名人中,我们知道在自己家乡哪怕只有一个这样的人也是万分荣幸的,后代人就会为生活在这个地方而感到骄傲,而当时的雅典却是一幅群星璀璨的名人谱。

雅典的民主政治在当时是相当严密和完善的,为我们今天的民主政治开了先河,只有最杰出的人类才能创造的最民主、最有活力政治制度,当时的雅典经济、雅典的海军前边我们已经说过了也是非常强大的。可现在的问题是:雅典为什么会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失败?人才济济的雅典为什么这么快就衰落下去?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事物发展到顶峰,必然走向没落。希波战争后雅典已是希腊城邦的一个霸主,在对各城邦的武力控制、经济掠夺、文化渗透,必然会遇到反抗。雅典的扩张中损害了许多城邦的利益,同时也使希腊世界的另一霸主斯巴达感到了自己利益受到侵蚀,斯巴达领导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在受到威胁时战争就无法避免。再加上希波战争后,波斯在小亚细亚地区还设有总督,波斯自然愿意看到希腊世界内乱。在众多因素的作用下使得辉煌一时的雅典走向了没落。

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初期对雅典来说是有利的,取得了一定的胜利。在希腊世界里希波战争后雅典一直是强势的,这种强势为雅典带来了许多好处,那是在和平时期,也正是这种强势使得雅典失去了同盟城邦的全力支持,甚至想脱离同盟。这样在战争在雅典就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同盟的支持开始变小了。在战争中雅典对战败的城邦釆取了严厉的制裁,这更使得敌对城邦反抗到底,加重了雅典釆取军事所付出的代价。雅典的民主政治几乎是一种完美的政治形态,可在战争中正是这种完美使战争变得迟缓、拖拉,对军事指挥官的任用都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雅典的瘟疫加速了战争的步伐。为了扭转局势,雅典决定远征西西里,并最终遭到惨败。雅典惨败的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雅典对西西里的所发动的远征是明显的侵略行为,雅典在这次战争中是非正义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在这次远征中,军队在往西西里的行军中,雅典的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在这次所经过的地方,雅典几乎找不到自己的支持者,而且到处遭到冷遇。在西西里岛共有大小城邦二十多个,真正欢迎雅典人的,恐怕只有那克索斯人和厄基斯泰人。在这次远征中,由于对雅典人的目的引起绝大多数南意大利人和西西里人的怀疑,所以就是当时对雅典友好的城邦,也始终表现出中立,却在暗中支持叙拉古;继而公开倒向叙拉古一边,大力支援他们的反侵略战争。反抗侵略的西西里各城邦团结一致,共同反抗雅典的远征军,西西里在众多城邦的支持下,斗志高昂,四万多雅典入侵者几乎被全歼了,在古希腊的军事历史上谱写了一曲正义必胜的凯歌。

雅典的失败,使雅典失去了往日凭借,再没有了往日经济上的优势。战争使得雅典消耗了大量的财力,更有大量的公民阵亡。许多杰出人才因战争而死亡。而在之后与斯巴达集团的战争,雅典的失败已经是早晚的问题了。

最后,雅典在伯罗尼撒战争战败后,虽说后来经过努力还有一定的复兴,但雅典衰落的趋势是无可避免的了。雅典的辉煌成为了人们追忆的历史,作为古希腊核心的雅典,它的衰落必然会导致整个希腊世界的衰落,衰落的不仅仅是某一方面的,而是整体的衰落,希腊人所珍视的城邦制度和生活方式衰落了,希腊人的精神和道德也同时衰落了!这可以说是人类的悲哀,是人性旋律的一次趋于低沉。当然,一切事物都是在曲折中不断的向前发展的,希腊衰败了,但却留下了宝贵的精神、物质财富,在这些宝贵的财富上必然会生长出新的东西。雅典的辉煌是无可复制的,但在此基础上建立新的辉煌也是我们有目共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