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分直播

今日讯?日前,在接受《每日邮报》的采访时,前布莱顿主帅克里斯-霍顿谈到了自己出任加纳国家队的技术总监一职的决定,另外他还谈到了非洲足球在世界杯上的夺冠前景,他认为像塞内加尔这样的非洲球队真的很有实力,他们完全有机会在世界杯上去冲击冠军。

克里斯-霍顿的加纳血统在英国和爱尔兰并不广为人知,但在非洲却人尽皆知。而霍顿也担任了加纳足协的新技术顾问一职。

霍顿说:“在我来到这里的三天前,加纳国家队的主教练突然丢了这份工作。而我此行的目的主要是去拜访家人,只是为了放松一下。但我认为肯定是有人发现了我,也许不止一个人,尤其是当地媒体的人,他们都以为我是来应聘加纳主教练岗位的。而这样的传言也越传越远。”

“他们甚至在电视节目上开始讨论这件事,紧接着我的孙子们就把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东西发给我,问我为什么没有告诉他们。我对此感到很放松。因为我很清楚那绝不是真的。但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然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因为我的背景关系,我确实和这个国家的足球协会产生了联系,而我在那里的时候就和他们进行过交谈。如果我没有去度假,你认为会发生这种事吗?我认为还是非常有可能。因为加纳在1月份的非洲杯中遇到了困难(他们小组垫底),他们想要迅速提高球队的实力,因为他们马上就要在世界杯死亡之组争夺一个出线的名额。不过这次度假对于我最终的决定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影响。”

三月底,霍顿上任后帮助加纳在两回合比赛中击败尼日利亚,获得了进军卡塔尔世界杯的资格。他曾说过想要担任主教练的角色,但现在他将为奥托-阿多和他的团队提供支持与帮助。

霍顿笑着说:“我会带着我的靴子,我当然参加了对阵尼日利亚的比赛,但我只是观看了球队的训练。这次我要更多地站在场边。”

“我认为战术和阵容的选择是一方面,当然还有媒体工作等其他问题需要去解决。”

“我可以用这些东西来帮你减轻一些压力。我会和教练讨论战术以及合理选择阵容,但他显然有最后的决定权。”

霍顿说:“对黑人来说,无论是来自非洲还是加勒比,那都是一个艰难的时期。”

“他(父亲)遇到了我的母亲,她是爱尔兰人,和那个时代的大多数父亲一样,他一直长时间工作,以确保我们有个栖身之所。”

“我一直都知道他来自哪里,但并不是说我们经常去那里。我们是工人阶级,不是那种有很长假期的家庭。”

“但我总能感受到自己与加纳的联系。所以现在做这件事对我来说真的非常激动人心。”

霍顿今年63岁,他比看起来更加年轻。他曾在纽卡斯尔、诺维奇和布莱顿取得成功,最后一次是在诺丁汉森林工作。他的任期于去年9月结束,但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他在布莱顿的时光。霍顿在2017年带领苏塞克斯郡的球队进入英超联赛,并让他们在顶级联赛待了两个赛季。后来他被解雇了。

他说,任何失去工作的人都会告诉你,现在是非常困难的时期,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

“自从那件事情发生后,我并没有选择说太多,但我们已经走了好几年的路,俱乐部仍然以一种良好的方式继续前进。现在他们有一个很好的教练,他的工作真的做得很好。”

“但我确实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被解雇,这真的是我教练生涯里最失望的时刻。在英超的那两年,我们从来没有进入过倒数后三名。我认为我完成了我被要求做的工作吗?答案显然是肯定的。”

“但布莱顿现在已经留在英超第五个赛季了,这显然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我通常不会给自己时间思考我在其中的角色,但我遇到的一些支持者会告诉我这一点。这当然很好。这是一家非常出色的俱乐部,同时也是一家正朝着正确方向稳步前进的俱乐部。”

霍顿是英国最成功的黑人教练,他在比赛中推动变革的影响力是他一直以来都不断探索的结果。

有鉴于此,他对世界杯、卡塔尔糟糕的人权历史,尤其是对移民工人的待遇进行了深入思考。

霍顿说:“我真的非常清楚这一点。参与本届世界杯的人比我的影响力大很多,但每个人都有责任思考卡塔尔的情况如何才能得到改善。”

世界杯将带来持续的报道和关注,我认为随之而来的应该是变化。我说的是改善环境的结构和体系。”

“我现在都还记得这句话。这在球员训练营里当然不会被提及,但在加纳却会被提及。”

“我们是小组的第四档球队,所以这将是一届不同寻常的世界杯。由于卡塔尔世界杯的开赛时间是在冬季,所以球员们都将继续为他们的俱乐部效力,然后在间歇期来为国家队征战世界杯。例如,英格兰队将在英超联赛第一阶段结束后的第8天就出战世界杯的比赛,这显然会增加球员们的疲惫感。”

“所以这可能是关于身体状态或球员受伤之类的事情。没有友谊赛的10月将是非常困难和紧张的时期,因为他们希望自己的球员能够保持健康。所以只要有可能,我们就必须利用这样的机会。”

霍顿曾代表爱尔兰国家队出场53次,他也是杰克-查尔顿带领的爱尔兰在1990年世界杯上打入八强的一员。因此,他非常清楚一个在实力上处于下风的国家仍然可以在一场重大的赛事中迸发出惊人的能量,他认为非洲国家在世界杯夺冠指日可待。

他说:“毫无疑问,这肯定将会发生。像塞内加尔这样的国家,他们有很多在欧洲豪门俱乐部效力的球员。这显然对他们有着很大的帮助。至于这需要多长时间,我真的不知道。但我相信它会发生的。我认为非洲球员一直以来都有那种激情和技术能力。但他们可能一直缺乏的是一些体系和团队协作。”

“在加纳,当我被告知我们获得世界杯资格时,这里真的到处都充斥着欢乐的气氛。当你有了这样的成绩,人们的脸上就露出了微笑,这当然很重要。”

霍顿说:“管理国家队显然是一项艰难而孤独的工作,但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提高球员和球队的竞技水平。这就是足球最好的部分。看到布莱顿的球员已经连续第5个赛季留在英超踢球,我真的感到非常自豪。但你还得有和我一样的饥渴。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还是想回到球队的管理层,这是我现在很渴望的事情。”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真的令人兴奋。我当然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更出色的教练。加纳最令人兴奋的部分是走向未知,我对加纳的未来充满期待。他们相信我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扮演这个角色。他们提出的问题也很简单:你能为球队带来帮助吗?我的答案显然是非常肯定的。”